關於部落格
要搬走啦~
  • 127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更夜KOYA]1(BLEACH,白X戀&一)

 
「隊長……我……」
「戀次!白哉!」猛地從窗戶伸出頭來的橘子頭黑崎一護大聲打斷戀次即將脫口而出的話。
「你這傢伙!」一個箭步,戀次挨近白哉的病床,用額抵住一護的頭咬牙道:「我剛要講出感人的話啊!」
「喔喔……對、對不起啊……」一護尷尬地道了歉,此時織姬也冒出頭來,「嗚喔!妳、妳怎麼爬上來的!?這裡是三樓啊?」
織姬一笑,「請問你們有看到露琪亞小姐嗎?」
「露琪亞?她又怎麼了嗎?」
「啊……沒什麼事!沒有就算了!」聽到回應,一護連忙搖搖手。
「謝啦,戀次、白哉。」
「再見啊,戀次,白哉先生。」
來去一陣風的兩人席捲著戀次滿腹的疑問就這麼飄走了。
「……」
「怎麼了嗎,隊長?」注意到白哉托著下巴像是在思考什麼事般的戀次問道。
「……他以後都打算直接叫我的名字嗎?」
「……」诶……?
什麼?
像是敵不動我不動般的一段沉默後,白哉放棄深思,將視線放回還在呆立的戀次身上。
「戀次,你剛才想說什麼?」
「……诶?我想說……?」顯然他還沒從白哉的疑慮中回神。
「戀次。」這不是問句,而是現實世界的冷聲召喚。
「……喔、喔!是!隊長!」
「我問你,剛才想說什麼。」
「我……呃……」戀次抓了抓頭,傻笑了起來,「也沒什麼啦……只是想說……我想更接近隊長你一點……不只是力量,我也很希望能跟隊長親近一點。」
「為什麼這麼說?」再一次,白哉望向窗外。
「因、因為……像松本小姐啊、射場啊、八千留啊他們都跟自己的隊長感情很好……我有點羨慕……」戀次偷偷注意自家隊長的反應,不太好意思地搔搔臉。
啊啊……我還是講了……
許久,白哉轉回頭,「……你是這麼想的?」
「是、是的!不過隊、隊長這只是我的想法,我知道您沒有理由……」
「我接受。」
「對不起!不該有這麼逾矩的要求,所以請您聽聽就算……了……诶?!」自顧自鞠了九十度躬、唸完一長串之後,戀次後知後覺地瞪大了眼。
「隊長……!?真、真的嗎!可以嗎!」
白哉眨了眨眼,彷彿在確認戀次身後狂搖的大狗尾巴。
「我現在才知道你是這樣想。」
「朽木隊長……」戀次不敢置信地被感動到嘴角微上揚。
早知道我就早點說了啊!
戀次握拳,暗罵自己的膽小。
平常在雛森、修兵、吉良等人面前總是裝作對白哉的漠視豪不在意,可其實心裡總是有這麼一塊小小角落希望能跟自己崇敬、且追趕的目標說說話、得到一些回應。
只不過是這麼小的願望而已。
但對他來說,這是個有著身分地位階級鴻溝的奢望。
原本……
原本這個奢望是不會實現的。
情緒現在全部暴露在戀次臉上。
看著很高興的副隊長,白哉眼中閃過一絲難被發覺的惡趣味光亮。
「我接受。用我的方式。」
「是!隊長!」想都不想對方話中到底有什麼涵義的戀次就這麼一口應承了下來。
「過來。」
依言,戀次往白哉站近。
「靠過來。」
……嗯?
有點疑惑的他單膝跪下,視線與白哉平行。
「眼睛閉上。」
閉上啊?到底要做什麼?
心中已經有清楚問號但還是不敢違抗命令,乖乖將眼睛闔上。
白哉嘴邊抽動了下,攫住戀次的後腦。
隊長……到底要幹麻啊……诶!
「唔!」
暫時失去視覺的他被突然壓在唇上軟軟的東西嚇了一跳,反射性的後退卻被頭後的手阻住後路,想睜開眼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又礙於隊長剛才的命令,於是本能的手一舉────
這、這是……?溫溫的……還有、沙沙的是……頭、頭髮?隊、隊長的嗎!?
還搞不清楚自己是被吻的戀次微開的嘴裡就竄進了熱熱濕濕的舌葉。
好……香的味道……
……
……
……不、不對啦!現在到底是怎……樣……
戀次本來就沒什麼在運作的大腦現在幾乎停擺,昏昏沉沉地居然也小心回應起口中那片頗為靈巧的小東西。
有點……舒服欸……?
「嗯……唔嗯……」
鼻息因為消耗太多空氣急急地想與外界互換而發出曖昧的呻吟,出現躁動紅暈的臉上更隨著後腦杓的手轉換、扭動。
主動將唇更貼緊,而已無空間的轉換角度的隙縫中,唾液被兩瓣情熱的舌擠出了棲身之地。
白哉眼半開,笑意地看著身前人的反應。
唔……好吵……誰在敲門啊……?
(狗腦運作前三秒。)
敲門……
(狗腦運作前兩秒。)
敲、敲門!?
(狗腦運作前一秒。)
「大哥!大哥你怎麼……了……嗎……!?」久久沒得到進門許可、擔心的露琪亞顧不得禮貌氣勢磅礡地打開了門,卻看到自家大哥……
「對不起打擾了──!」
碰地一聲門又就原來位置。
什!
麼!?
(狗腦運作開始。)
「──隊隊隊隊隊隊隊隊隊隊隊隊隊隊隊隊長露露露露露露露露露露露露露露琪亞她她她她她她她她我我我我我我我──」早在門開時就張開眼的戀次發現了露琪亞,也發現了與隊長的曖昧姿勢,嚇得喪失立即反應和句子重組的能力。
白哉倒是很冷靜地用拇指拭去方才跑出還掛在戀次嘴角的唾液。「妳可以進來了,露琪亞。」
接著像沒事兒人一樣呼喚應該還在門邊的義妹。
「……是。」
正在竊笑的露琪亞門才一開,兩眼發直的戀次立刻奪門而出,連椅旁的蛇尾丸也沒帶上。
 
 
我˙完˙了──!
狂奔回隊舍途中,這是他腦中唯一恢復正常的完整句子。
 
 

[つづく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