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要搬走啦~
  • 127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壹(KYO,辰X熒,H有)


今天夜裡的月很圓。很美。
熒惑看月。看水中的月。看水。

(我,在想什麼?)

(會…痛?)熒惑緊抓著胸前的衣。

(真的,會痛。)

他仍看著水。

然後慢慢地讓自己倒下。倒在池裡。

或說,倒在水裡。



 
一個不願滅燭的人。一個看來寂寞的人。

今天夜裡的月很圓。很美。

辰伶看燭。看燭上的焰。看焰。

有所思,無所思。靠著床辰伶一嘆再嘆。

(他…回來了。)

(然後,又要離開。)

看著擺動不斷的焰伸手想滅,焰卻艷麗讓他無從下手。

 

熒惑毫無睡意不顧一身濕若有存想在寂靜黑暗的長廊裡。

(還是會…痛…)

盡頭微微發出火光的房,門緊閉。熒惑慢慢拖著水漬走去。

(我想的,到底是什麼?)依然緊抓著胸前衣物。

走至門前,一絲氣息讓熒惑忽然雙眼朦朧。

(這是…)

門倏地打開。

 


「熒惑?」門內的人喜出望外,面無表情。

(辰伶…)門外的人淚已沾襟,面無表情。


 

在亮處、在暗處,沉默半晌。

 
「你…」辰伶耐不住打破僵局「為什麼哭?」

奇怪的問題。

「…不知道。」

奇怪的答案。

 

又一陣沉默。

 

熒惑呆望著辰伶。辰伶細看著熒惑。
 

熒惑走向前,將臉埋進門內人肩間。辰伶不自主接上門外人細腰。

兩人都無意推開彼此,因此又再沉默。


 

「你…是熒惑嗎?」

熒惑點頭,又搖頭。辰伶苦笑。

「…進來換件衣吧。」

 

門關上。雖兩人難得的平和,今夜卻是有風之夜。

有風的月圓夜。

 

(總覺得…不太一樣。)辰伶邊替熒惑擦頭邊充滿疑問地打量他的異常溫馴。

「唔……」熒惑則輕輕發出意義不明的呻吟。

(溫馴…不如說是享受…)

他不著痕跡地撫著因解開髮辮而顯得散亂的長金髮,在火光底下有如星子;一旁凌亂散著的濕衣裳任水到處滲透,水漬甚至延伸到了熒惑椅旁。

「回去睡麼?我送你。」

熒惑搖了搖頭。

「那…你自己回去吧。」辰伶直覺心沉了下。

但熒惑又再搖頭。

「…我不想回去。」

「不想回去?」

辰伶皺眉,不解。

熒惑半闔著眼靠在他胸前。

「熒惑?」

「我想睡……」他慵懶地低喃。

「那…到我褟上睡吧。」

「唔…」

 


熒惑雖是應了聲,卻沒有動作。

辰伶頓了頓,終是遲疑地小心將看似已睡著的他抱起。

(他在…撒嬌麼?)

今晚,發生得突然,也奇怪。他不禁這麼想。
 
熒惑不知什麼時候張開了眼,看著眼前人緊抿薄唇。

(好暖…)他不禁微微摩蹭了下(胸前…好像不大痛了。)

熒惑滿足地勾起一抹難以察覺的微笑。辰伶這時正要將他安放在床上。

「我弄醒你了?」辰伶伸手要拉過被褥,卻發現熒惑雙手緊緊環住自己的頸:「熒…!」

熒惑輕輕吻了他。

短暫的、點水般的吻。

 


「你…!為什麼…?」

辰伶待熒惑一離開便暈紅了臉急急倒退幾步。熒惑仍是一抹難以察覺的淡笑。

「你不是討厭我麼?」辰伶疑惑地皺起眉。

熒惑歪頭想了想,然後點頭。「…這有什麼關係?」

辰伶呆楞,啞然失笑。

「你…今天真的很奇怪。」他走近熒惑。

恰巧,起了一陣風,把房裡唯一的光明柔柔地棯熄了。

 


「還有,吻應該是這樣的……」

 

辰伶摸索著他的唇,然後慢慢地將自己的唇覆了上,用舌舐著熒惑單薄的脣形。

熒惑半瞇著眼。接著,也伸出舌舔著辰伶的脣。

(這一切…都是真的嗎?)

半晌,辰伶輕推開熒惑。

「…?」熒惑迷濛地皺起眉。

「你…快睡吧。」辰伶別開臉,將表情隱在月光不及的黑暗中。

熒惑則沒聽見似的挨近辰伶,氣息在他頰旁排徊不定。

「我…還要,」熒惑聲音細得像是說給自己聽。「吻我。」

辰伶全身一顫。

「我做不到。」

熒惑賴在他身上像隻任性的貓。

「熒惑…」

辰伶歎息。然卻發現熒惑正在解開身上的腰帶。

「你……等一下!」

「吻我。」

辰伶拉住熒惑的手,楞了半晌。

因熒惑眼裡竟有不曾看見的渴望。

 


「吻我。我就…」熒惑提起辰伶僵硬的掌,覆在胸前「不會再痛。」

辰伶嚥了嚥口中苦水。

「只是…吻嗎?」

「……?」

眼見熒惑微張唇一如困惑貓兒樣,最後一絲理智潰堤的辰伶順勢將手移至他半開腰帶上,拉開,拋下,捧著熒惑頸項輕柔地擱在枕上。

接著便是狂風驟雨般的溫柔深吻。

伸出舌不再是淺嚐緞般的脣,而是具佔有與掠奪地在內部刮搔、吸吮、纏繞,給予極負煽情意味的曖
昧。

(這是…熒惑…)

直到熒惑喉間發出軟軟呻吟,辰伶才依戀不捨地離開。

兩人粗重喘息著。

然後,熒惑無聲息地淚滑下臉旁。

辰伶愕然。

「我…對不起…我——」

不等辰伶說完,熒惑霸道地兩手拉下他,脣又貼近,笨拙仿著適才的深吻。一個翻轉,將思考停滯的辰伶壓在身下。



不過,辰伶沒有失神太久。



他再度扣住熒惑的頭,主導地轉換角度,嘖嘖水聲細微但清楚地溢出脣瓣,唾沫則被兩片交纏的舌推擠出二人的嘴角。辰伶探進熒惑衣裡,順著結實修長的肩背滑上他蛇般的細腰,在他敏感的後腰上點火。

「嗯……嗯嗯……」沒有抵抗,熒惑舒服低吟著。

良久,辰伶放開熒惑,吻去他臉上淚珠。「…哭什麼呢?」溫柔細語,問。

熒惑只近乎貪婪地埋在髮間,嗅著辰伶身上氣味。

(安心…的感覺。)

「熒惑……」感到如蘭的氣息在耳邊無意識地引誘,辰伶壓抑地歎出他的名字。

「我…想要更多,辰伶。」他喃喃說出連自己都不清楚的要求,鼻尖若有似無摩擦身下男人的鬢角。

「熒惑?你知道你在說……」

「給我。」仍是不脫稚氣的霸道。

辰伶端起他的臉,藉著月看見他微紅眼框,微皺眉的神情孤寂得令人心疼。

從沒見過熒惑這般不知所措。雖然冷漠依然。

「你真是…長不大呢…」

決定暫時不管理智的叫囂,辰伶又把熒惑輕推回褥上,第三度索求他的脣。

 


先是碰觸、摩娑,待他微張雙瓣,蓄勢的舌便撬開皓齒,緩慢深入溼熱的腔內,與另一片舌葉互相安撫,品著讓人發狂的喉間細吟。而手也慢慢描繪熒惑的白頰、雪頸、鎖骨,最後攫住胸前櫻色小果,手指擠按揉捏著讓他一陣一陣顫抖。

溼熱的鼻息、無法說出口的需求,不斷在兩人之間埋下火種。

「嗯唔…」熒惑不耐扭身催促。

辰伶仍是不急不徐地用舌尖嚐舔著熒惑頸側,一面加重手指力道,在熒惑噫地一聲抬起胸膛時,順勢含住他早已挺立的乳尖。不同於手指的粗糙,滑濕的觸感加上些許的嚙咀,熒惑不能自己地咬住食指好承受來勢洶洶的酥麻。

(好奇怪…可是…很舒服……)

辰伶空出來的手也沒閒著地留連在熒惑緊繃的小腹上,撫開擋住下身的衣角,在腿內側、臀旁以指尖劃過一道道無形的火線後,才好整以暇地挑弄腿間的鼓脹。

「啊嗯嗯……辰…伶…嗯……」

甜膩鼻音斷續傳出,蠻腰本能地弓起,迎合他套弄的速度。但辰伶卻似乎不滿意這般的刺激地張嘴覆上熱源,以舌摹繪著每一處皺褶,不時也讓牙加入混戰。連呻吟都要發不出的熒惑雙手抵住辰伶後腦,在髮間雜亂收放。

「呃…哈啊……辰…」

很快地,透明體液潤濕了熒惑。

「我知道…熒惑,我知道……」像是哄孩子般地在他頰上落下細吻,撈過他左腿,讓熒惑以不負擔過重的姿勢伏在枕上。

(…這是夢麼?)

看見潔白渾翹的圓臀,辰伶不自禁呼吸更為濁促,低頭,吮撫白丘之間的小縫。沒受過這等煎熬的熒惑哽咽著勾起妖饒曲線,隨著辰伶的舌忽前、忽後,才剛拭乾的長金髮,此刻又因倆人汗水沾黏於嫩白肌膚上。

抽出舌,辰伶呆望這個他想著念著掛著千百遍的熒惑,雙手有如觸摸易碎琉璃般重新膜拜他身上每一寸瑰肌。

(如果這是夢…我不想清醒……)

「好…難過……快…」少了適才體內入侵物放肆的空虛,陷入焦躁的熒惑不知所云地囈語,迷茫地抓住辰伶溜至自己胸前的手。

辰伶瞇細眼停下動作,往前含住長髮間的耳珠啞喃。「忍著點…」

遊走回臀間的手指試探地壓擠等著被疼愛的蕊芯,確認性地慢慢放入、抽插、增加,使得熒惑才平息的律動又敏感地款擺。

「那裡……啊…要…」舒眉且完全沉浸在麻痺感的熒惑揚起頭命令著辰伶更進一步。

「聽見了…」而抵著入口的灼熱在語尾剛落之際,便用力挺進。

「啊啊——!啊……」

比指更加碩大的部位填滿了溽潤收縮的內徑,霎時間,貫穿的刺痛與充實的快感婆娑地盈滿熒惑眼眶。

「呃、呃……哈啊…哈啊……」

他抓緊了髮絲。

「痛嗎…?」辰伶反扣住他的手,冒著忽視自身需求的冷汗在他頸上吹拂著安撫的熱息。

熒惑上半身失力地埋進汗濕的被,原本緊抓髮的手握住辰伶十指,口中有一陣沒一陣地流出壓抑抽氣聲。

「…受不了麼?」說著,辰伶便欲撤出熒惑體內。

熒惑立刻抽手攬回他的肩。

「不要…丟下我……」

出乎意料的脆弱嗓音令辰伶一傻,然後千萬分憐惜地在他頰邊又烙上一溫柔吻。

「不會的…我不會……別哭…」


 
彷彿過了幾百年之久,熒惑忽然不安地打顫,連帶包覆辰伶的入口處也跟著陣震。

他貓似的用臉、背撒嬌地微微輕撓上方男人的胸膛。「…給……」

「等等……呃啊…」辰伶慌亂想阻住熒惑燃人心火的挑逗,卻適得其反逼自己陷入兩難的處境。

積到極限地一咬牙,挾著熒惑細腰,不顧一切地抽送忍得疼痛的慾望。

「啊、啊……呃嗯…啊……啊啊……」

黏膩、艷麗的失控高吟不斷自熒惑哽咽的喉間夾雜哭音迸出,讓辰伶欲罷不能地盡收耳底,一次又一次撩起感官的刺激。

「熒惑……熒惑……熒惑……」

呼喚著這讓人失魂的名。

(熒惑…我好想愛你……)

(熒惑…)

 

 

翌日。

辰伶睜眼。

褥上沒有別人,只有凌亂的被與凹陷的枕。

熒惑呢?

辰伶抬頭,環顧。

最終,眼神定在桌旁一堆四散的衣裳。水漬依舊滲透到處,蔓延到了床下。

清醒了。那不是夢。

可熒惑呢?

辰伶翻下床,撿起衣,目光卻定在桌上。

 

一隻短燭。一隻著火的短燭。

但讓辰伶吃驚的卻不是那隻燭。

是一灘蠟下小小的一張字條。

 

辰伶連忙拿起,翻面。

……

……

好一會兒,面無表情的辰伶轉身,開窗。

不遠處,就是一池粼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