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要搬走啦~
  • 127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眼觀鼻、鼻觀口、口觀耳、耳觀心,徐徐吸氣、吐吶悠長,正座床中央的秋月耀次郎額泛薄汗,心中卻是無法清淨。
 
心,不靜。
 
他嘆息,眼瞼顫動一陣,恢復了視野,望向窗外沒有明月的黑夜。
 
惡念,他身邊有惡念。
 
足以影響到自己的惡念。
 
睡吧,他頂著眼下淡淡的黑影告訴自己,睡吧,即便是身處異鄉。
 
一言一行、隻字片語,他都必須謹慎,不只是因身為武士,更因為他在這裡、在歐洲這塊土地上,他即是日本。
 
不能讓祖國蒙羞。他自持。
 
身體的勞累、精神的衰弱,他不允。
 
可幾天來,一個角落中閃著紅光的視線,卻讓他夜夜輾轉、無法成眠。
 
孤獨、哀戚。
 
幾乎是與自己相同的氣息。
 
「神無左京之介……嗎。」秋月仰躺,在睡意襲來前朝著紅光喚道。
 
然後,秋月做了個夢。
 
 
 
 
 
 
 
 
 
 
 
 
 
 
 
 
 
 
一隻手指,沒有溫度的手指,撫上他的鼻樑、劃過他的唇瓣、勾勒他的下顎。
 
手指,沾有鬼氣,染有惡意。
 
秋月無法動彈、無法言語,僅是靠皮膚上冰涼的觸覺游移預測手指主人的下一步。
 
指尖繼續往他耳朵探去,在耳廓後括搔一絲一絲的冷意,貼上耳垂,冷得秋月不禁輕震。
 
接著,他感覺更大的陰影向自己逼近,一個物體貼在嘴角邊,蠕動。瞬間的貼近猶如一根鋼針猛地刺入腦髓,秋月眉頭跳動,眼角泌出淚來。
 
那物體蠕動一次,鋼針便硬生生深入一吋,好似巨大的悲哀、巨大的愛憎。
 
痛得他弓起身,卻無法掙扎。
 
蠕動上行至他的鼻翼,彷彿要勾起他什麼反應,或者,什麼回憶。
 
秋月睜不開的眼又滾出淚珠。
 
 
 
 
 
 
 
 
 
 
 
 
 
 
 
 
 
穆地瞪大雙眼,秋月發出一聲像被掐住脖子的人突然恢復呼吸那樣的急速呻吟。
 
他學著夢中那物體的蠕動,唇瓣自然地闔開。
 
──
 
──
 
──
 
──
 
一遍又一遍地……
 
──
 
──あきつき


──秋月
 
 
 
 
 
 
 
忽然,又一滴淚濺濕了床單。
 
 




[完]
































----------------------------------------------------------------------


這是被色鬼鬼壓床&性騷擾的秋月小寶貝。(毆死


話說,文好短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