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要搬走啦~
  • 127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偶爾













































接起電話時,其實不是很訝異,只是眉毛稍微挑高了點而已。
 
『你在哪?』
 
真的,一點都不驚訝。
 
「還在宇宙裡啊哈哈。」
 
只是沒想到而已。
 
『回來。』
 
「欸?」
 
『七點,老地方。』
 
然後陸奧看了眼手裡握著嘟嘟作響的手機笑得一臉癡呆的坂本,轉過頭去吩咐人準備一個逃生艙把沒用的BOSS發射到地球去。
 
 
 
 
 
 
 
 
 
 
 
 
 
 
 
 




 
 
 
 
 
「哎呀糟糕吶,下雨了……」
 
嚷著抹去墨鏡上的水滴,拖著一身狼狽的塵土跟旁邊早已被墜落不明物體物體嚇傻眼的小販買了把大傘。接著用堪稱“輕快”的腳步往老地方躍步,小販則是一臉「這個人沒摔壞腦袋吧?」目送這位要五百給一萬的暴發戶客人。
 
「啊啊~陸奧真是越來越熟練啦,降落的地方一次比一次近呢啊哈哈哈哈~」
 
汗,這位小哥你確定那個什麼奧的不是要謀殺你嗎?這是小販在坂本走遠前一刻頭上布滿黑線的吐嘈。
 
不過一向大而化之(脫線到底?)的坂本倒是開開心心地轉著那把大紅色的扶桑花傘,尤其是繞過一個轉角看見橋中央一個身穿花俏和服帶著笠的男人更是哼起小調來,惹得一旁路人紛紛投以錯愕眼神。
 
迫不及待上木板橋,三步作兩步地立刻黏到瞧不見表情的男人身旁,順勢把傘下的大半遮蔽空間讓了過去,「小~晉~助~怎麼不撐傘啊?」
 
「真慢。」見有人擋雨,高杉摘下笠頭也不回地開始往前走,反應不及的坂本趕緊跟上。
 
「你的電話太突然了嘛阿哈哈哈。」一貫沒腦筋的笑聲,「吶,晉助,今天好像是七夕啊?」
 
「……是又如何?」
 
「不覺得我們好像在鵲橋上會面的牛郎織女嗎啊哈哈。」
 
一頓,高杉莫名地瞟了他一眼,勾笑。「你容量不大的腦袋也裝的下這種東西。」
 
「啊哈哈、啊哈哈哈~」
 
「不是在誇獎你。」語罷,又往前,腳步卻明顯略有放慢。
 
搔搔頭,坂本又更挨近了些,「心情不錯?」
 
高杉哼笑以答。
 
很顯然,坂本還懂得什麼叫得寸進尺,於是他輕輕挽起高杉被細雨淋濕的冰涼的手,「現在要去哪?約會嗎?」
 
「旅館。」手指滑過微合攏的掌心,慢悠悠地在坂本腕側打轉。
 
 
 
 
 
 
 
 
 
 
 
 
 
 




 
 
 
 
 
 
最後的喘息忽地拔高,超過聲帶能負荷的程度成了尖銳的抽氣和低啞的嘆息,一瞬間放鬆的失神卻感覺自己肌肉的不規則彈跳,跟著汗溼了整個床單。兩人互側頭向對方索吻,發熱的口腔裡儘是黏膩。
 
「要睡了?」趴在高杉身上調完息的坂本摸了摸他潮紅的頰,笑道。
 
懶懶地瞄一眼,「你以為這樣就可以結束了嗎,坂本。」腳一勾、身一翻,雙腳大開跨坐在坂本小腹上。
 
「哇啊!」鼻、鼻血要流出來了!「要換姿勢先講一下啊,我的還在裡面欸……」
 
「沒這麼容易斷掉的。」似乎很滿意坂本慌張的樣子,高杉雙手滑上身下人的腹部,蜿蜒著靠近自己腿內側,接著撫上才發洩過一次的性器。
 
「……一定要這麼刺激我嗎,晉助?」坂本露出「哎呀,真沒辦法」的表情,伸出手在高杉臀側摩挲。「對心臟不太好欸啊哈哈。」
 
對於這個抱怨他只是彎起唇角,不懷好意地動了下腰。
 
看見坂本沒了墨鏡遮掩而顯得有些銳利的眼瞇起,高杉眸裡泛起掩不住的興奮。
 
 
 
 
 
 
 
 
 
 
 
 
 
 
 
 
 
 
 
 
 
 
 
 
 
睜眼,沒點燈的房內透著光的窗邊,坂本撐著頭正往下看。
 
「你看什麼?」
 
坂本轉回頭,一臉燦爛地指向窗外,「醒了?要不要去逛夜市?」
 
「……熱鬧嗎?」也懶得起身,高杉從一旁拿起煙管,點上火。
 
「人很多吶啊哈哈哈哈。」
 
夜市……嗎?
 
吐出一口煙,笑。「那就去吧。」
 
 







[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