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要搬走啦~
  • 1276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醒吻之後……當然要來點猥褻的






















                                         *沒有騎乘式的圖片大家將就點 v



















「我說吶……」分開似乎要被濃稠唾液黏合在一起的兩人唇瓣,氣息紊亂的銀時用指背撫著土方緋紅的臉頰,把他唇角邊牽出的液體惡質地塗到顴骨上畫圈圈,櫬著迷濛的視線添增一份情色。
 
「十四你的手在幹麼啊啊啊啊!」
 
略側頭咬了下銀時的食指,土方瞇眼道:「你常作的事你會不知道?」
 
「就是知道才問啊喂!」用被禁錮在臂彎裡的小腿踹著身上人的側腰,巴不得就把不知為何突然固執起來的老婆(?)踢昏然後再這樣那樣……「阿銀沒心理準備啊啊啊!」
 
土方被踢得一縮,「死白毛!很痛!」接著抓住還在揮舞的腳踝捏得死緊。
 
「要碎了要碎了!你冷靜點啊來跟著我吸——————————
 
「吸——————我幹麻跟著你做什麼拉梅茲呼吸!你才要生了!」驚覺被擺了一道的土方惱羞成怒,硬是掰開銀時的雙腳,假裝沒聽見銀時表達「都是我射在你裡面當然是你生」這種猥褻意見發言。
 
「警察大人變成鬼了~人家好怕怕~要溫柔點喔啾咪!」
 
啾、啾咪!?什麼鬼!「你沒有尊嚴嗎……」雞皮疙瘩!
 
「嗄?尊嚴這種東西床上用不到啦。倒是你啊這樣就縮回去了社會歷練還不夠喔小朋友。」恢復老神在在(或者該說毫無幹勁)的銀時掏著耳朵面無表情。
 
「不是這個問題!」要是現在他身上有衣領土方絕對會抓著它來個前後震盪七百六十五度大迴旋啊!
 
吹掉小指上的耳屎,銀時不懷好意地將手往他身下一撈,「那就讓阿銀來解決你縮回去的問題吧?這可是萬事屋年中特別優待算你半價喔。」
 
「你混蛋……呃!」
 
早就鬆開對方的十指猛地一收,指甲縫嵌入銀時肩膀的肉,就這麼撕出血來。
 
「哦哦?難不成土方先生喜歡阿銀的人妖角色扮演嗎?」銀時滑動著土方半勃的前端,湊近他耳邊,「人˙家˙好˙高˙興˙喔˙土方先生~」
 
咬牙,土方殺氣騰騰地給他一個頭鎚。
 
「痛痛痛……鼻子是男人僅次於 [——] 的第三生命啊!沒有了這個十四你的性福要怎麼辦!難道你想一輩子靠右手嗎!」
 
「右手比你這個嘴巴犯賤的傢伙好上幾百倍!」
 
受不了銀時的聒噪,土方托過他的頭就以舌頭塞住那張還想狡辯的嘴。
 
察覺到異物入侵,銀時帶著笑仰頭跟著回應,手上則是忙不迭開始名為情趣按摩實則性騷擾地在各處神經聚集敏感的地方揉捏。原本喧鬧的氣氛又被逐漸升高的兩人體溫壓制著翻滾成顫抖的快感。
 
土方節節高升的肝火很快的就轉化成較勁般的掠奪。
 
「幹什麼每次都要搞得跟打架一樣啊……」抽離運動得有點酸的舌頭,邊抱怨著邊在對方鼻尖上眼瞼上額頭上留下碎吻的銀時難得抱怨,「要滿足男人的征服欲也不是這樣吧,太賣力了十四。」
 
忍著入口被摳搔的麻癢,土方不甘示弱地咬住他耳垂。「誰要、滿足你除了妄想……什麼都不剩的大腦。」
 
「就算什麼都不剩……」感受到土方的“熱情”,銀時一隻手悄悄摸上來摩挲他的乳尖,隨即便看見那人脖頸肌肉線條一陣緊繃,「還是會擅自記得你啊我的大腦。」
 
嘴一撇,「噁心!」
 
「阿銀啊,可是難得這麼認真的喔。」銀時露出讓土方大感不妙的微笑,「所以是不是來點獎賞呢?比如說騎乘式——
 
騎你個大頭鬼!「叩」地土方的頭又向銀時的臉面做親密接觸。
 
「哇啊啊啊頭鎚直擊啊!第二次這是第二次十四!」
 
勝利的一挑眉,「廢話少說,你到底要不要做?」
 
摀住鼻子眼角淌淚,銀時帶著鼻音把土方左腿一拉,跨坐在自己身上。
 
「開什麼玩笑,我可是不做虧本的生意。」
 
然後在土方還來不及吐嘈「你哪一次委託賺到錢過」,抵著臀部的兇器就這麼和著熱吻擠到體內。
 
 
 
 
 
 
 
 
 
 
 








 
 
 
 
 
 
 
======騎乘式到底達成了沒番外=====
 
 
「喂。」
 
「……」
 
「我說十四。」
 
「……」
 
「就算覺得自己動很舒服也不用這樣鬧彆扭啊。」
 
「你切腹去!!!!!!」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