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要搬走啦~
  • 1276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老爺不要,夫人會看到的<山x獄ver.>













































「……」望著一臉黃金獵犬期待樣的山本武,獄寺差點咬斷舌頭。
 
吸氣三秒、吐氣六秒、吸氣三秒、吐氣六秒、吸氣三秒、吐氣六秒……
 
很好,抽搐的太陽穴總算安靜了點。他可不想因為這種小事中風影響到十代目的偉業。「……你休想我會陪你玩這麼骯髒的遊戲!」
 
「欸~?哪裡骯髒啊?」山本不明究理地歪頭,「不過是增加點情趣嘛!」
 
情你媽啦靠!少在那邊用裝可愛的表情猥褻!
 
「在你白痴病毒消滅乾淨前老子要離你十公尺遠!」獄寺掙扎著起身,數度還因為濺得到處的水險險“以身相許”地撲上同居人。
 
「咦咦!?隼人你生氣了?」
 
眼明手更快的山本先生一把攫住獄寺還沒跨出的另一隻腳,然後不意外地聽見“噗通”一聲落水響,只見大概距他三十公分的地方飄起一大叢灰色水草。
 
哎呀,不太妙啊這。
 
咕嚕咕嚕咕嚕咕嚕…………
 
水面上一陣急促的氣泡(其中還夾雜著一些喉音),山本有些害怕地湊近。「隼人?」
 
「──山──本──武──!」此時衝上水面的獄寺剛好把吼音送進靠過來的耳朵裡,山本馬上哇哇怪叫地後退卻撞上牆壁。
 
「好、好痛!」
 
臉上猶帶怒火的衝紅,獄寺手還是攬了過去摸摸剛才山本與牆親密接觸的後腦杓。「阿呆!誰叫你要躲!」
 
好險,沒有腫。「哼,反正你再撞幾次頭也不會變更笨了。」
 
「嘛嘛、對不起,你有沒有弄到哪裡?」山本對獄寺帶刺的關心習以為常,用總統級防彈玻璃罩住的心一丁點擦傷也沒有,只是一個勁兒地打量他的頭和背部。
 
當然,癡漢、咳、是關懷的手也趁機這裡捏捏、那裡揉揉,不過我們要相信他真的在確認情人的傷勢有無。
 
「少在那裡占便宜!」拍掉章魚爪的獄寺君顯然並不認為包藏禍心的山本會有這麼純潔的舉動。
 
哈哈笑著的山本發現那有彈性的皮膚上沒有任何擦傷挫傷後,咧著嘴把獄寺雙腿往自己肩上擱。
 
「你你你、你幹什麼!」
 
「好啦~隼人~我想聽嘛~」
 
「聽屁啊!這話題已經結束了!O──V──E──R!」掙動著腳要脫離,可那雙手鐵箍似地牢牢按住、動彈不得。
 
「說嘛說嘛~」
 
「你是智障嗎!聽不懂人話啊!」
 
該死!獄寺氣急敗壞地用腳踝往山本有傷痕的下巴踢。
 
山本這時色慾(?)大過痛覺,絲毫不在意抵住頸窩的兇器。「隼人~」
 
「都已經跟你一起洗澡了還要怎樣!」
 
「隼人隼人~」
 
「我、你……」靠他怎麼就是對這小子的噁心撒嬌一點辦法也沒有!
 
「啊啊!煩死了!」望著那人看似一點心眼也沒有的燦笑顏,獄寺無奈地抄起鬼才知道為什麼會出現在這裡的水槍,洩忿般對他狂射擊。「……洗完澡再說啦!」
 
山本歪頭側身閃躲差點要噴進眼中的水,「哇、隼人好卑鄙!」
 
誰才卑鄙啊!
 




他X的他又輸了一回合。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