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要搬走啦~
  • 127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murmur


































烽火連天、天連火烽。
 
就是濁混的白日也被燻嗆地掉下幾滴瞬間乾涸的雨水,滿滿踏痕的黃土上裂開飢渴黑縫,依舊飢渴。
 
還年輕氣盛的高杉晉助拖著斑駁刀刃,血腥與疲憊隨著腳步填塞蜿蜒戰場的地裂,尋找下一個嘶吼的敵陣。
 
可哪裡還有戰場?哪裡還有廝殺?
 
牽動著這具敗破的身體,究竟要往哪去?
 
已經結束了,日本的時代結束了。
 
他們的時代結束了。
 
在敵陣中飛舞衝刺、猶如漂亮蝴蝶的身影不過是崩毀水壩上的幾個小水閘,力挽狂瀾之際也只能隨波逐流。
 
高杉吐了口污血,用手甲揮去凝結在眼睫上的汗滴,只是揮灑出的到底是汗還是淚他自己都不清楚。
 
大勢已去。
 
縱然心理明明白白浮現戰爭的終端他仍是搖晃地舉足往江戶的方向。
 
他的地方。
 
曾經屬於他們的地方。
 
曾經屬於松陽老師的地方。
 
曾經屬於他的地方。
 
沒有大義、不懷大志,他要的不過是可以容納這麼幾個人的地方。
 
因此他戰。
 
因為守護,所以為四面楚歌而戰。
 
因為四面楚歌,所以為突襲而戰。
 
因為突襲,所以為殺出重圍而戰。
 
因為殺出重圍,所以為勝利而戰。
 
勝利之後呢?
 
哈,最後怎麼可笑地連為了什麼而戰都模糊了?
 
終究體力不支,高杉自嘲、頹然坐倒,惹得腥風撲來,黃沙洗面。
 
不過是……想留住容身之處啊……
 
為什麼他們這樣努力、這樣奮力,掌握到的卻是獲勝的空氣?
 
到底缺了什麼?
 
到底欠了什麼?
 
用剩餘的力氣、沉浮的意識,巍顫顫平舉手中武士之魂,高杉不懂,還有什麼是手中靈魂無法斬清,還有什麼是手中厲魄無法定斷的。
 
武士,不就是持有如此傲氣、如此才能、如此韌性,才毅然參戰?
 
——為什麼?
 
忘了是他們四人中的誰說過,高杉你啊,外表跟個性根本就是兩種人嘛。一副正經八百又窮極無聊的樣子,不認識的人還真不知道你的瘋狂,根本是從精神病院出來的智慧犯,應該被隔離才對。
 
然後高杉舉起那傢伙從不離身的刀,砸向路邊一個熊般糾結的男人。
 
——瘋狂。
 
對了,是不是少了瘋狂?
 
如果說,讓那扳不彎的自尊化為扭曲的狂氣、堅忍融為洶湧的瘋性……
 
也許一直以來,他們都錯了。
 
秉著正義的旗幟、壤夷的口號,換來的終是忍氣吞聲。
 
憑什麼?憑什麼!
 
天要逆人,人便逆天!
 
讓這股銳利且瘋狂劍氣掃蕩這毫無留戀的世界,也無所謂吧?
 
反正,老師已經不在了。
 
望著沐浴在狼煙中卻依舊淒涼得美麗的城,高杉悄悄反握懷中短劍。
 
毀滅嗎?毀滅沒什麼了不起的,但如果還有一絲遺憾傷感在……
 
那就不如做一只徒有殘虐的瞎眼野獸!
 
「高杉!」
 
然而急奔而來的聲音仍晚了一步。
 
仰天勾起猖笑的狂魔高杉就此出世!
 
 
 
 
 
 
 
 
 
 
 
 
 
 
 
 
 
 
 
 
 
 
 
 
 
 
 
 
 
 
 
 
 
 
 
 
 
此時,坂田銀時貼著一把早已無刃的佩刀,將手伸向墓碑前的幾個糕餅,對一個素不相識的老太婆投以新生。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