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要搬走啦~
  • 127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暗昧







張大嘴呼出高熱的肺部空氣,黏稠的唾液像蜘蛛絲般地懸吊在齒間舌面,佈滿膩滑卻悶燥、猶如陷入泥沼的擁擠感;不規則的多處滴水聲總不預期地打在地上惹得全身神經毛躁,偶爾跌落背部的水滴則蜿蜒俐落的線條混入汗水,經過似乎被鞭苔過的新舊血痕時還會帶來一股奇異反胃的麻癢。
フラウド!」剝露出尖牙沙啞恫赫著──但就連眼前四周有沒有生物存在都不清楚。
因為視線所及皆為不見五指的黑暗。
ライ忽然猛一陣劇烈地咳嗽。
不知多少時日未進大量水分又過度使用的喉嚨開始發癢、劇痛,幾乎再幾個粗喘就會乾涸見血。
嚥了嚥濃稠得像痰的唾液,ライ僅猶豫一會兒便抬起左手準備舔食臂上指尖的水汗混合液體。
「嘶!」
突來的劇痛讓他咬緊了牙根。
 
可惡!
 
跟著動作微動、分左右的兩條鏈鋃自無止的這一頭釘上無盡的那一端
其中有如子彈穿過了ライ的肩岬骨,傷口處隱約可見粉紅色的新肉生出,牢牢攀住原本不屬於肉體的入侵物
右肩鎖骨也被刻意打斷以至無法動作。
東南西北都沒有可以伏靠、支撐的牆面,像塊可笑的破衣被晾晃在濕暗空無的惡質曬場,等著發霉腐臭。
艱辛發抖地含入身體叫囂許久的點滴甘露,即使視覺無效但仍是張大著眼、繃著脊背以防暴變。
扭動著乾渴舌尖到可觸及的最遠的肌膚上殘留的水滴,薄青色的雙眸焦點跟著忽快忽慢的水滴聲蝌蚪似地跳躍,彷彿下一刻出現的就會是那噁心憎惡的嗓音──
 
『你好像很口渴啊,小白貓。』
 
フラウド
ライ全身不知是憤怒還是恐懼地顫抖了起來……
該死!怎麼可能會恐懼!
『哎呀?毛都倒豎起來了……』
宛如惡魔呢喃的觸感蛇一般滑行在ライ髒污的白色蓬鬆尾巴上,摩娑的指則帶著憐愛探入毛髮間暗示佔有。
『真想吞掉這條漂亮的尾巴呢。』一陣輕笑愉悅地飄盪。『小白貓介意我這麼做嗎?』
「你、滾開!」隨著一聲鏘鋃,跟著怒吼轉身的是被撕扯的瘉合傷口。
張著尖牙、舉起利爪,依常年殺戮的經驗往九成是對方頸動脈的位置打算迅速結果了那惡魔的性命。
猶如撐裂眼眶般的咬牙切齒,沒想到拚著玉石俱焚的覺悟,聽見的不是激憤神經的血肉濺灑,而是裂帛般的劃破空氣。
 
不可能!
 
不可能的!
那個卑劣的傢伙的確就在那裡!
「你給我出來!」
帶著暴戾的唇吼出如豹似虎的不甘低嘯,牙上垂掛著濃涎,幾乎是迫不及待地在聲音回應前就暢快的茹毛飲血。
『你的耳朵……應該會比小貓的可口吧?』嗓音無視於ライ的憤怒與威脅,在小巧的翹耳上囓咬吸吮。
突如其來的末梢刺激讓ライ渾身一震。「喀……你這混蛋……!
左手忍無可忍再度抓去。
扯將下來的卻是自己的半邊耳朵!
「嗄──!ライ尖銳地倒抽一口氣,硬是把哀號塞回喉嚨裡。
被耍了嗎!?
伸手一揮,甩掉掌中應該模糊的肉塊,伴隨疼痛而愈發上漲的怒氣繚繞在ライ沒有理智保留的腦子裡。
不可原諒!
「我一定會殺了你!フラウド
可連他自己都沒發現,扭曲的笑意悄悄浮上乾裂的嘴角。
『多令人高興的話啊。』溫濕的物體又無預兆地貼緊充滿狂氣的唇瓣,『我來獎勵你吧……
語落,唇上生肉撕扯聲傳回ライ僅剩的另一隻耳裡。
還有自己的嘶吼。
「啊啊啊啊啊啊──!
『果然很美味呢,小白貓的嘴唇。呵呵……
血腥慢慢佈滿ライ大口喘息的口腔,滲入舌上一顆顆疙瘩般的味蕾,探入感受到液體瞬間收縮的咽喉。
……
血的味道……
手不自主的想沾上許久未見的腥紅、溫熱得舒服的血。
然而,指尖觸及的卻是仍然乾裂的下唇。
ライ混濁迷濛的眸一瞬間拉回焦點。
「什麼……?
嚥下微微發酸的唾液,沒有一絲腥臭。
 
怎麼、回事?
 
 
 
 
 
 
 
 
 
 
 
 
 
 
 
 
 
 
 
 
 
 
 
 
「吶,小貓,你覺得究竟是你撐的久還是小白貓撐的久呢?」フラウド泛起一貫的微笑,只是嗓音中確實帶著一股濃厚的喜悅。
無神的コノエ像個木偶歪斜地靠在フラウド腳旁,光芒消失殆盡的眼中有如鏡面反映著白貓迷濛的瘋狂。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