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要搬走啦~
  • 12759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夜猖




煙霧裊裊,就從那細長手指夾著的煙斗嘴與薄笑的媚色弧度一絲絲鑽過白玉板般閃著星光的齒列,在頭頂繚繞出空無的心思。盯著月盤的隻眼簾瞼半掩,總在人前的狂氣也黯淡了些許。
徐風掠過三味弦無聲撕扯開就要飄向窗外的白煙,泠泠出聲。
 
窗台上一杯清茶反映月暈。
 
像是深不見底的暗眸回過神瞟向茶水面,一圈圈漸淡的漣漪。隨著同心圓的消失,身後浮現了帶著沒有聲響的震動腳步,走入視野。
「你真是不小心吶,晉助,幸好同心們肯給我面子。」
「哼……」
端起盛滿陶杯,手上長鐐有如鏈墜鏘啷互擊,高杉這才記起身上倒是多了些粗糙的飾品。
規律步伐再次漸近。最後於一身和服花艷的男人一掌距離處盤腿坐定。
狹眼一瞟,「今天這麼客氣?」嘴角卻帶起才稍褪色的傲狂。
「我在等你過來啊,親愛的小晉助~」十刀八刀也劃不破的厚臉面耍賴般咧著嘴。「好不容易有機會讓我英雄救美,給我點甜頭嘛~啊哈哈哈哈~」
「救?」結著刀繭的長指往有菱有角的下顎輕摸,霍地一攫,上揚的語尾像是聽聞何等發笑的廢言。
「啊呀會痛欸啊哈哈哈──」
病態俊顏寸寸減縮鼻尖對鼻尖的距離,故作忽視地略過微開的期待唇瓣,在耳廓留下大膽且嫵媚的溫濕舔舐。「──你只是運氣差了點,坂本。」
「不能改叫辰馬嗎?」樂於接受"甜頭"的辰馬勾開唾手可得的眼前腰帶,指端掠過紫衣下不盈一握的精實臀型,朝聖似地沿著腿側肌肉來回參拜,「我們都這麼熟了啊~」
在男人自鎖骨到頸部印下一排有唾沫的齒痕,「你還不配。」最終哼笑著以牙拉扯辰馬笑開的下唇不屑囓食。
而回應則成了討好的舌尖,緩慢綿長地在軟暖清茶香中作直逼腦門與下腹的麻癢挑逗,耳邊一串串清脆金屬撞擊聲更磨擦了兩雙唇與四隻手的點火速度。氣息尚有餘力的高杉以粘膩的撫摸穿過他褲帶,鑽入的掌心繞行小腹一陣後,才用使人發癢的摩娑蹭上情慾的根本。
於是勝利般聽見辰馬的絮亂粗喘。
「晉助你還真是……不留點面子給我啊……」低下姿態的抱怨語氣,手上動作卻已拉開長腿的間距悄悄柔摳入口前方的會陰,戀棧結束熱吻的嘴也咬住耳後頷旁,享受似吞入經過敏感的顫動。
指掌不停、但臉色漸泛桃花的高杉眼瞼跳動,獎賞地另一手逗著摸索結實胸膛所觸及的褐色乳尖,腰身浮繃,「那種東西……床上還需要?」
呵呵笑說"也是"的辰馬手掌一包,將半勃下雙珠前後搓揉,邊將唇舌送上高杉因反射吞嚥上下滑動的喉結。
「喂……」慵懶模糊的嗓音隨著碎息呼出,「用舔的。」
雙手離開辰馬,肘節還掛著和服的他撐開令人窒息的淨腿,猖笑著睥睨面前男人。
「是、是~」沒辦法吶這個任性的女王陛下──
傾身溫唇吮吸紅色兜擋布鼓起的灼熱,包裹微曝出的瑰色端口隔著布料讓敏銳的末梢神經在一次次滑潤與悶濕的交錯中衝動充血;和著包皮咬拉被涎水浸溼的紅布讓縮緊的腰腹收縮輕搖,終於頭頂上傳下一聲興奮嚶囁。
低笑一陣,辰馬托著被冰冷生鏽的腳鐐緊扣住的生紅腳踝,欺身押上。
軟倒的身子抬手以鐵鍊繞過男人等待的頸,猛力下扯,魅笑著的水唇狠狠輾壓吞入沾著微腥的厚實舌葉。
「唔……晉助,抱著我嘛。」
「呵,開什麼玩笑……」爲那逗留在臍間畫圓的指頭倒抽了口氣,佈滿褟褟米壓痕的膝頭開始若有似無地貼黏著男人的腰側夾蹭。
「真是傷心啊~」辰馬一落啄吻,手便順著挺出的翹臀丁字沒入股溝。
 
 
 
 
 
 
雖然常有人(陸奧等)說辰馬腦子不好使,可關於高杉晉助的一切,他都記得清楚、念得深刻。
像是他對紅衣華服的執著愛好。
像是他對混亂倒序的張狂渴求。
像是他對濃嗆菸草的倚望看重。
像是他對撥弦奏彈的異樣情愫。
甚至是──
像他對性愛的癖好規矩。
 
不能主動熱吻。
不能完全赤裸。
不能卸下繃帶。
不能違抗命令。
不能限制高潮。
不能──
 
不能說出「我愛你」。
 
 
「這樣……舒服嗎、晉助……?」
「啊嗯……深……一點……啊啊……」
 
 
遵守條件得來的,將會是甜膩纏繞的肢體、毫不掩飾的激情呻吟、欲罷不能的律動腰枝。
以及終會擁緊自己肩頭的一雙孤寂臂膀。
 
 
 
 













 
 
混雜著性味汗水及煙霧被晚風刮出窗口的春色稍減,染有人溫的手鐐腳銬有如垃圾棄置在房中一堆雜物的一角。
高杉身披未攏起的和服依櫺吞吐,臉上艷色尚存,月光下照明了踝腕處各一圈不小的瘀痕。
「啊啊~晉助你果然受傷了。」靠在頸邊的辰馬貓般雙頰摩了摩。
眼一瞇,「不就是你玩的白痴遊戲?」
「哎呀聖誕節來點不一樣的嘛~角色扮演可以促進感情的喔~啊哈哈哈哈~」
「是嗎。」陰暗額髮下頭一擡,突然饒富性味的笑溢出脣角。
「晉助你也同意吧?阿哈哈哈~」
高杉但笑不語,起身讓辰馬嘟起的嘴撲了個空,跨過泛著生銹光輝的鐐銬步向那一團陰暗的情趣用品堆放處,抽起方才鎖定的一細長黑物。
「過來。」
辰馬手腳並用的爬將過去,被高杉一腳踩住正在傻笑的呆顏。「晉助?」
「休息夠了吧?」濕紅的舌纏住手中散發新皮革香的馬鞭,興致高昂,「接下來是我的回合囉……」
 
「诶?等、等等晉助!有事好商量嘛──嗚喔喔!」
 
 
 
 
 
 
 
 
 
 
 
 
 
 
 
 
 
 
 
 
 
 
 
 
 
 
 
 
 
 
 
 
 
 
 



 
 
==遲來的耶誕快樂==
 
「吶,給你。」伸手往頭上一放。
 
「啥?」
 
「貓耳。」
 
笑得一副「珍貴的聖誕禮物阿銀我可是難得送人的啊」。
 
菸捲咬碎,掉落。
 
鬼副長抽刀模式ON。
 
「你個死魚眼自然捲!我砍死你!」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