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要搬走啦~
  • 12762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5

    追蹤人氣

把拔?馬麻?傻傻分不清楚





今天,八月八日。

要說是父親節?是沒錯,但
……

「為什麼我好好個假日要窩在這裡啊!」

哎呀哎呀,瞧那來自朽木大宅的吶喊聲震得方圓三里的枝頭鳥動作整齊劃一煞是好看地飛起就能知曉那聲音是多麼地氣足丹田。

「有什麼關係啊?」帶著戀次出現、難得笑容可掬的露琪亞一攏和服下擺,坐在一護面前,「好久不見啊小草莓!」

當然,這句近乎禁語的話並不是對著眼前額頭暴出十字路口的某草莓說的。

「露琪亞阿姨~!」

一白色小小身影從一護身上撲到露琪亞懷中,抬起與一護小時相同的可愛小臉,投給一臉燦笑。

超喜歡可愛小東西的露琪亞瞬間心花怒放了起來,張手就抱。「還是你可愛小草莓!你那老是垮著一張臉的媽跟本沒得比啊!」

看著自家兒子接近背叛的投懷送抱,一護額上的十字路口持續增多。

「這小子跟我小時候一模一樣好不好!」

忙與小草莓軟軟的臉蛋敘舊的露琪亞輕蔑一哼。「那股可愛勁兒怕是被你的眉頭給光了吧?」

真可怕!都可以夾死整整一隻蒼蠅了呢!

「小草莓以後千萬不可以變成你馬麻那樣子啊。」

「為什麼?我最~喜歡馬麻了說!」歪著頭,鑲著金眸的大眼吧喳吧喳地。

好~可~愛!「因為你把拔最喜歡看到你的笑臉了!」

一護刷地臉色暈紅。

見狀,露琪亞短眉擠成「哦~」的弧形,唇邊帶起一抹詭笑道:「我可不是在說你喔,一護。」

「吵、吵死了妳!」

默默正座在旁的戀次心想,好險矛頭不是指向我。

為之氣結的一護眼不見為淨把頭一扭,正好看見戀次舒心展眉的欠打樣。「還是不是兄弟啊你!」

「少把老子扯進去啊。」戀次撇嘴,調整了下手的角度。

「嗯?」一護盯著他手裡一團安靜的紅色小球,「那是
……?」

露琪亞順著視線看過去,賊兮兮地又笑。

「小草莓~那是你的妹妹喔。」

诶?!
非常有默契的母(父?)子同時驚叫,惹得戀次面有窘色地直擺手要他們小點聲。

「妹妹?是妹妹嗎!」蹦跳著撲到戀次膝前,小草莓伸出小小的食指摸了摸伏在他胸前溫熱的白皙臉頰,「叔叔,妹妹睡覺了?」

「呃
……嗯……對、對啦!」戀次像是要找事做地用空出來的手搔搔臉。

「那,叔叔是妹妹的馬麻囉?」

「啥!」戀次的臉紅過了髮際線,活像煮熟了的龍蝦,「哈
……

「不會吧!」一護怪訝地瞪著戀次。

露琪亞的貓眼笑到微瞇,「跟小草莓一樣是用靈子製造的喔~用戀次跟大哥的靈子,大哥可寶貝了呢。」

「這、這樣喔。」很難想像那個面癱會做這種事
。「真閒啊你們。」

「哈哈,戀次還被送去教導怎麼樣才能當個稱職的母親呢。雖然笨到沒學會。」露琪亞肩頭令人火大地上下聳動。

啊哈
……那還真是辛苦。一護哭笑不得地想。

「還被大哥鄭重警告了。」

「囉嗦!」

看看因為懷中倚睡著一個可以說是誰都得罪不起的紅毛球而全身僵直的戀次,一護不禁感嘆早就知道的某貴族淫威之強大

「幹、幹什麼啊!用奇怪的同情眼神盯著我
……

「怎麼說,突然覺得你很可憐。」他老實地說,雖然表情沒誠意到無法讓人信服。

「可憐什麼!老子才不要你可憐!」

戀次因連日來的壓力(?)加上一護的吐嘈(?)終於理智斷線忍無可忍地擺出一副「啊?想幹架嗎!」的地痞流氓樣。

完全忽略了衝動地揚身會讓某人的寶貝狠狠地從安穩的夢境中摔落到現實的褟褟米上。

等到「戀次!」、「啊!」,還有神色呆滯的娘「
……嘎?」三聲過境後,為時已晚。

諾大房中,三人屏息,好似連外頭都覆上重量級的凝固靈壓般,鴉雀無聲、群蟲噤鳴。

彷彿天地就圍繞在小小的「咚」一聲響中。

「啊,妹妹掉下去了。」

童言無忌童言無忌
……

頭啦!

戀次神色鐵青到像重度害喜、露琪亞表情僵硬到像神經錯位
——

能說"童言無忌"一笑置之嗎混帳!

正準備採取把趴在地上的紅髪小鬼抱起來以防止接下來可能會招致禍害(?)的哭聲行動的一護很驚奇地發現她慢慢坐起、揉揉眼睛後帶著朦朧打量周圍。

靠!超像白哉的臉是怎樣啊!「呃
……

一旁舒了口氣的露琪亞用足以媲美她家大哥的銳利視線刺穿幾萬遍距離兩步遠、冷汗才止的戀次,花了九牛二虎之力穩住沒把茶杯摔到驚魂甫定的笨蛋身上。

而過了幾秒好容易聚焦的小妹妹教養良好地朝一護行了個半禮,「初次見面。」四四方方、正經八百地跟某個人(死神)有夠像。

「哈
……妳好……」無禮慣了的一護有些手足無措地微點那顆亮眼的橘子頭。

朽木家的教育真厲害啊

不過
……「妳完全沒那個氣質吶露琪亞。」

「說什麼!」

隨著漂亮的拋物線,剛剛未發射的茶杯分毫無差親密地和一護的額頭做了一次完全非彈性碰撞。

「妹妹我們去玩~!」為有了新玩伴興高采烈滿臉紅光的小草莓則壓根兒沒注意身後的謀殺母親凶案,揚嘴又是個燦笑。

……」一瞬間被這種初來乍到的正太閃光攻擊鎮住的蘿莉回神般眨眨眼,「你是……?

「我是哥哥喔!」

「哥
…………

「哇~!馬麻馬麻!妹妹叫我"哥哥"耶!」巴去邊喃著「可惡」邊爬回原位置的一護身上,小草莓一臉感動地拉著他黑色死霸裝衣袖搖來搖去。

「很好啊。」後悔去招惹到這天字第一號女魔頭,一護只好窩囊地抹抹臉上的茶汁無視剛才活生生的犯罪行為。

「露琪亞阿姨!我可以跟妹妹去玩嗎?」

顯然出了胸中惡氣心情暢快的露琪亞端起好看的笑容道:「嗯,可以啊。」

……為什麼是問露琪亞啊……」戀次知道報應來得快於是小聲地嘟嚷著。

第一、小孩子的世界是有階級這種殘酷制度的,戀次。

「啊,這個拿去吃吧。」

一護從不可能在屍魂界出現的塑膠袋中拿出一寫滿不知哪國文字的褐色大盒。

戀次抽動了下鼻子。「好甜的味道。」

「啊啊,這是巧克力,我家那個死老頭說要給他吃的。」

「令尊?」

「嗯啊

想起那老頭的臉,還真是有點給他不爽
……!


 
「那個,」突然想起什麼似地,一護從飯菜攻防戰裏抬起頭來,手上還夾著對面那年紀一大把思想卻依然很幼稚的傢伙伸過來搶他豬排的筷子,「明天我要去屍魂界一趟。」

「诶?明天嗎?」遊子皺起了可愛的眉頭。「明天是父親節的說~」

「嗄?是嗎?」

「啊啊!?一護你這個不孝子連父親節這麼重要偉大的節日都不在家!?」黑崎一心抽回筷子揮斬魄刀似地用力指著他的鼻尖。

「你很吵欸,露琪亞叫我去的啊。」

「什~~~麼?又要去朽木小子家?!老婆~~~~兒子翅膀硬了要老公不要老爸啦~~~還瞞著我偷偷生了孫子也不帶給我玩玩我再怎麼說也是外公阿~~~」

然後,背後的三人習以為常視而不見那個貼在牆上全開如沐春風遺照的花痴老爸地繼續他們的愉快晚餐。


 
「巧克力?好吃嗎?」一臉天真無邪的小草苺興沖沖接過盒子,完全沒有要一護回答的意思。

只要非辣產品來者不拒的戀次倒是先開了口:「我有吃過,這種現世的食物真是超好吃的。」

「妹妹我們去玩囉~!」

嗯,很顯然,飛也似的他牽著紅髪小妹妹
……不、是紅髪小小姐捧著巧克力就從向庭院開著的門竄了出去。

臨走前,咱們的小小姐還是依然有禮地
——「母親大人。」——朝接近石化的戀次鞠躬。

第二、小孩子你只要拿吃的給他就可以快樂似神仙根本不用什麼解釋啊,戀次。

「噗哈?母親大人?你?」

「是啊。」

露琪亞你回答個什麼勁兒阿!「……有什麼不滿嗎。」

「哇哈哈哈~~~~母親大人!這是什麼時代劇的稱呼啊!阿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簡直是笑到噴淚樂到掉渣的一護抱著肚子在非常之大的朽木宅邸其中的一個非常之大的房間裡來回滾著作簡諧運動。

「有什麼好笑的!」無奈長著188cm可卻一再被忽略自覺存在感小過一盒高不過5cm巧克力的戀次腦袋充血只差沒抽刀叫聲「咆嘯吧,蛇尾丸」把眼前皮球般的人一刀兩段。「你自己還不是被那小子叫馬麻!」

「呀
——抱歉啊,不過真的很好笑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抽空緩口氣道歉的一護又再度滾回狂笑地獄。

「你這傢伙
……!

戀次佈滿陰霾準備要打雷閃電好好教訓一下一護什麼是人生大道理的時候,露琪亞一聲輕笑。

「總不能叫大哥"母親大人(馬麻)"吧?」

……

「……」

「……」

讓叫隊長/白哉母親大人/馬麻……

……辛苦你了,戀次。

「你、你也是啊,一護。」

敲響雷鼓的露琪亞聳聳肩說聲:「對吧?」

……有鬼啊。

……有鬼在朽木大宅裡啊。

一陣颯風呼地在戀次/一護心裡涼了過去。


 
「哈啾……

有點距離的六番隊執務室裡披著隊長服正在聽取會報的朽木家主很優雅且小聲地打了個小噴嚏,嚇得門外跪伏著的某小隊員差點往後一跳摔個倒蔥栽。

「朽木隊長
……不要緊吧?」聲音還巍顫顫眼皮直跳的某小隊員看了看空著的副隊長辦公桌,心裏不由得喊衰。

為什麼今天阿散井副隊長沒值班啊~!少了他執務室裡溫度降很多啊!

就算沒什麼用(啊當然這只是一種比喻)起碼還可以壯壯膽啊!

「繼續。」

「啊、是!」

聽著聽著,六番隊長的心思突然飄向紙門外的天空。

……現在是夏天吧?
 
 
 
 
 
 
 
=理所當然的番外=
「妹妹,快來吃~」

「嗯……」接過一個。

「哇!好吃耶!」咂咂嘴。

「嗯……」

「對了。」

「?」

「……這裡是哪裡啊?」

搖頭。

「唔~~算了,我們繼續吃吧!」
 
 
 
 
 
=海裡尋針的番外=

「大哥,歡迎回來。」「隊長!」「啊,白哉啊。」

「嗯。」環顧中。「他們呢?」

「……」「……」「……」

嘆,「露琪亞?」

「他們……早上說要在宅邸裡玩……現在……」

「不見了?」

「……恐怕是的。」

「為什麼沒有人跟著?」

默。

「……」無奈,「露琪亞,吩咐晚飯。」

「白哉……!」

「我去找人。」

一護心裡烏鴉飛過。用……找的嗎?多大啊,這個家……

  
 
 
 
=父親真偉大的番外=

「馬麻……我頭好痛痛……」

「唔……母親大人……」

黑崎一心,雖然我不認識你,但是我們結下梁子了!隊長不要再散發低氣壓了啊!

「……誰拿這些東西給他們吃的?」

「啊哈哈……我。」

可惜乾笑解決不了問題。

「我老爸給的……我不知道那是
——

四人一齊看著白哉。

的身上的嘔吐物。

「……抱歉啊。」

回去就宰了你臭老爸!為什麼不跟我說這是威士忌酒巧克力啊啊啊啊啊啊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